看過以下的報導,您可以更深入一點的了解合隆毛廠!!^^

【媒體報導】全球羽絨霸主-商業週刊專訪

他,掌握了冰島雁鴨、加拿大白鵝羽毛羽絨主要產量, 1 年加工生產的羽絨重量,相當於一座巴黎鐵塔,這一切,全起源於家族丟給他的爛攤子。

六月十五日,來自全球二十六個國家一百五十五位代表,齊聚美國猶他州鹽湖城,舉行國際羽絨羽毛局( International Down and Feather Bureau ,簡稱 IDFB )年度大會。 

擁有五十三年歷史、全球羽絨羽毛產業最重要組織 —— 國際羽絨羽毛局,新任的技術委員會中,出現了成立以來首位亞洲人 —— 來自台灣的合隆毛廠董事長陳焜耀,當選為技術委員會的主席。未來三年,國際羽毛產業的技術規格與標準,將由這位台灣人主導。 

羽絨產業已問世超過兩百年,主要消費者為歐美國家,陳焜耀是誰?為何能夠成為全球羽絨羽毛最重要組織的技術制定者? 

陳焜耀這個名字,也許很多人不熟悉,但他卻是全球生產量最大、國際布局最廣的羽毛霸王。他經營的合隆毛廠,在台灣桃園、加拿大、德國、中國深圳、江西、安徽、河南、黑龍江都設有工廠,主要客戶包括義大利 Zegna 、 Flia 、美國 Gap 、 Ralph Lauren ,年營業額超過五十億元,占全球羽毛羽絨原料市場六分之一。 

一床一.二公斤的冰島雁鴨羽絨被,售價高達新台幣四十萬元,而陳焜耀就掌握冰島雁鴨每年二千公斤中五分之一的原料產量,以市價每公斤一千六百美元計算,總價超過新台幣二千一百萬元。合隆毛廠一年加工生產的羽絨原料重量超過七千公噸,相當於巴黎鐵塔的重量,差別是,巴黎鐵塔是用鋼鐵打造,合隆毛廠需要十四億隻鴨子羽毛,才能積累出巴黎鐵塔的重量。 

但成為羽毛霸王背後,卻是一個百年家族分裂,「細姨」之子接班中興家族的故事。

合隆毛廠早在民國前三年成立,從收集屠宰場鴨鵝毛,或是以麥芽糖換取民間宰殺後的鴨鵝毛起家,是日據時代特許經營三大古物(羽毛、酒瓶、鋼鐵)回收的公司。

撿剩的:分走金雞母、現金,才輪到細姨之子接班 

民國七十九年,合隆家族第三代 —— 合隆毛廠、美麗華飯店前董事長陳雲溪因肺癌過世,第四代因而決議分家,陳焜耀的堂兄陳信雄接手新加坡合隆,大房長兄陳信重、二房長兄陳焜榮則放棄台灣合隆經營權,交給陳焜耀。 

陳焜耀是陳雲溪小老婆的兒子,父親生日拍大合照時,他跟媽媽只能站在最角落;祖父出殯時,堂兄、大哥排在隊伍的最前方,他只能跟在最後面。從小,陳焜耀就知道自己的身分特殊,地位也不如其他兄弟。 

地位遠不如別人,陳焜耀為何能一躍成為合隆毛廠的負責人? 

原來,當時合隆毛廠主要獲利來源是東南亞地區,新加坡合隆占集團一半以上獲利,是未分家前合隆毛廠最值錢的事業,如果抽離新加坡合隆,台灣合隆不僅少了賺錢的金雞母,而且當時台灣有工資與土地上漲的問題,對於生產主力在台灣的合隆毛廠,突然失去海外獲利的子公司,台灣合隆馬上就要面臨不賺錢困境。 ? 因此兩個哥哥選擇落袋為安,要求陳焜耀拿出現金買回股權。這時陳焜耀才明白,一個小老婆的兒子能夠成為董事長,其實是別人選完之後,把最不好的留給他。 

陳焜耀賣掉 別墅 、美麗華飯店的持股,完成了合隆家族的分家,也讓合隆從原本美麗華飯店的最大股東變成小股,影響力逐漸式微。 

賺錢的海外公司與現金被拿走,留下台灣工廠給陳焜耀處理,想到這裡,陳焜耀睡不著覺,「一般人只要吃一顆二十五毫克安眠藥就能入睡,我要吃六倍的量!」陳焜耀輾轉難眠,不僅對兄弟不滿,也萌生放棄念頭。 

「別人拿走現金,卻丟了面子!」陳焜耀的政大企業家經營管理研究班同屆同學、桂冠食品董事長王正一,告訴陳焜耀,他其實占了最大便宜,那就是台灣合隆的正統將由「細姨」之子扛起,對其他兄弟而言,是沒面子的事。

王正一的一句話,讓陳焜耀恍然大悟 —— 身分低一等的他,沒有今天合隆的困境,根本就沒有機會扛起合隆招牌。 

選擇面對困境的陳焜耀,在接手合隆後,雖然有四年時間天天睡在工廠,卻依然無法免除工廠關門的命運。民國八十二年,台南廠首先關閉,接著桃園廠關閉,台灣七個生產工廠只留下大園廠,一千多名工人幾乎全部裁員。 

民國八十三年,一筆大訂單重燃陳焜耀的生機,美國一家名為 Pillow 公司突然下了一筆五百六十噸的大訂單,只要求準時交貨、裡面不能有石頭與雜毛。「原來市場依然存在,規格卻越來越亂!」陳焜耀發現,大陸羽絨加工業雖大量崛起,品質卻良莠不齊,合隆還是有機會。 懂捨得:讓出三 ○ %股權, 換來頂級原料供應體系於是,陳焜耀出租台灣工廠的廠房,以所收租金支應大陸廠的擴廠需求,並且成立德國公司、逐步興建安徽、江西、河南廠。陳焜耀的策略是,大陸業者只知道擴廠收購當地鴨鵝毛,他則是要建立有品質、高價位的國際羽毛分工垂直整合布局。 

十六年下來,陳焜耀變成空中飛人,穿梭在原料產地 —— 加拿大、德國,主要市場 —— 美國、日本,加工基地 —— 台灣與大陸,光是單一家國泰航空,搭機里程數高達三百萬哩,足足可繞地球一百七十八圈。 

「羽絨是期貨之一,行情變化很快,最關鍵是穩定的原料來源!」光隆公司前總經理許勝欽說,鴨毛可以在一個月內漲三 ○ %,但到了最終端的百貨公司,產品售價卻是每年才訂一次價,無法精準掌握原料,就會面臨賠錢。 

要掌握原料,陳焜耀懂得「捨」。他先讓出加拿大、德國分公司各超過三 ○ %的股權給當地羽絨收購業者,讓他們成為共同經營者,如此一來,這些業者才願意把北美與德國周邊國家羽絨交給合隆,讓合隆可以收購全球最知名的加拿大、波蘭、匈牙利白鵝絨,建立了上游的原料供應體系。

陳焜耀知道這些歐美羽絨業者願意跟他長期合作,把羽絨賣給他,關鍵在於合隆能夠提供國際分工優勢,例如加拿大有優質的北極圈白鵝絨,卻因為當地人工昂貴,無法進行更精細的加工,於是陳焜耀在中國大陸建立加工廠,把加拿大白鵝絨運到中國大陸進行細部加工,再把鵝絨與羽毛運回歐美市場,成本只有原來的十分之一。「國際分工可以提高合隆的進入門檻與競爭力!」政大企 管系 教授司徒達賢說,上游控制原料,下游降低成本,這是國際布局的成功策略。 

敢冒險:精算禽流感供應缺口 堆積大量庫存賺三 ○ % 

走進陳焜耀的辦公室,座位後面掛著日本明治維新啟蒙大師福澤諭吉的日文原版「商人之道」,陳焜耀翻譯福澤諭吉商人之道:「商人要期盼危險經常發生,從中賺取利潤,卻不能掉到危險的漩渦;安全的道路是女人與小孩走的路,商人要走別人沒有走過的路!」 

要操控庫存,陳焜耀懂得「衝」。民國九十二年,中國廣東地區傳出禽流感疫情惡化,可能讓大陸禽類被禁止出口,這時國際羽絨價格立即大跌。 

陳焜耀卻是逆向操作,他以一個星期砸新台幣兩億元的速度開始採購羽絨,採購量之大,是過去合隆全球採購量的兩倍。為何這麼做?陳焜耀逆向思考:大陸不僅大量宰殺禽類,也不敢養小的雞鴨鵝,等禽流感疫情一過才重新飼養,要等三到六個月才能供應,屆時將有大缺口。危險來了大膽冒險,陳焜耀大膽實踐商人之道。 

結果疫情是虛驚一場,長期禁運沒有發生,驚動三個月後,疫情也平息,陳焜耀靠著一次禽流感危機,出清庫存大賺三 ○ %。 

敢冒險卻不會掉到漩渦裡,背後是陳焜耀花了十年建立一套資訊系統,讓他掌握全球各地主要產鴨鵝國家的養殖概況,特別是全球各地新鴨鵝的養殖數量,利用這套資訊系統調整合隆羽絨的庫存。

「搶著養鴨,是供應鴨肉市場,而非供應羽毛,」陳焜耀說,看到鴨肉價格大漲,就要擔心鴨毛大跌,資訊系統會發現,鴨肉大漲後小鴨養殖量突然就多,這時合隆就要開始拋出庫存,以應付半年後羽絨可能因為小鴨成長宰殺後羽毛產量大增而大跌情形。 

因此,九十二年廣東禽流感時,陳焜耀敢大膽採購大陸羽絨,並非盲目出手,而是這一套資訊系統搭配國際分工,建構了從原料收購、加工、庫存調整的垂直整合系統,讓他能大膽做決策。 

談成就:霸王唯一的遺憾, 「如果媽媽還在有多好!」 

當上國際羽絨羽毛局技術委員會的主席後,陳焜耀返台的班機上播放著電影「雷查爾斯」:一個盲人歌手因為媽媽的堅持與鼓勵,讓他變得勇敢、堅強,最終成為靈魂樂歌王。看到最後一幕,陳焜耀流淚低泣久久,不能自已。一個低人一等的「細姨」之子,因為家族分裂扛起老店招牌,堅強面對自己的命運,終於成為亞洲第一位在國際羽絨產業揚眉吐氣的羽毛霸王。陳焜耀回首來路,唯一的遺憾是:「如果媽媽還在有多好!」 

小辭典 
絨比羽保暖,價格更高
 

所謂的羽絨,主要來源是鵝、鴨的羽毛,由於水鳥或水禽類羽毛才具備保溫與散熱的效果,因此,非屬水禽的雞,其毛便沒有保溫效果。 

羽與絨的分別,在於羽毛( feather )為中央為骨幹二側為較柔之羽枝,通常作為枕頭的材料。絨 (down) 為一輻射狀組合,由中央向四方散射為小軟羽組合而成,通常緊貼著腹部及翅窩的肌肉生長,只占全身羽毛的 8% ,質地輕柔保暖效果最好,通常絨含量比重越高,羽毛製品的價格也越高。

【媒體報導】全球羽絨霸主-商業週刊專訪 - 2 
商業週刊報導
本篇文章摘自:商業周刊第986期 
作者:呂國禎 

, ,

hoplion 合隆毛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