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轉載自 鏡傳媒】

【頭家開講】高顏值董仔  為家族跑出新路

合隆毛廠董事長陳彥誠

文 | 邱莞仁    攝影 |  鄒保祥 王均峰 林俊耀 陳宗怡 

36歲的合隆董事長陳彥誠,要帶領百年企業合隆毛廠跑出新路。

創立百年的合隆毛廠,是亞洲歷史最悠久的羽絨製造廠,第5代的陳彥誠10歲那年,父親陳焜耀因祖父驟逝臨危接班,他看著父親把原本負債3億元的公司打拚到年收50億元。

對陳彥誠而言,父親宛如超人,2003年進入合隆工作的他,亦不敢懈怠,銜父命完成黑龍江建廠工作,還陪著父親經歷安徽廠員工叛變。

2015年接班後,陳彥誠自創「合隆羽藏」,是全台唯一可客製化的羽絨寢具品牌。曾用2年時間征服世界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的他,要用同樣毅力為家族跑出新路。


 

陳彥誠小檔案
  • 年齡:36歲(1981年生)
  • 家庭:未婚
  • 現職:合隆毛廠董事長
  • 學歷:紐西蘭坎特伯里大學管理科學與日文學士、政大企業家班第28屆
  • 重要經歷:合隆毛廠副董事長
  • 休閒:跑步、下廚
  • 座右銘:松下幸之助「松下電器公司是製造人才的地方,兼而製造電氣器具。」
  • 理念:誰負責,誰就有權力做決定
 

 

「好的,好的,現在要怎麼做?」這是合隆董事長陳彥誠在採訪時最常說的一句話,185公分的他,穿著修身的西裝,在傍晚的工廠內打上燈光,連攝影記者都認證,他是「顏值最高的董事長」。

此情此景,不太像是財經商業類訪談,倒有些時尚雜誌的氛圍。事實上,身材高瘦的陳彥誠,平時就有跑步習慣,2012年受超級馬拉松選手林義傑啟發,短短2年內,他與父親、現任合隆總裁的陳焜耀,攜手征服埃及撒哈拉沙漠、中國戈壁沙漠、智利阿他加馬沙漠、南極世界四大極地超馬,在七天六夜的賽事中,頂過沙漠高溫曬傷,也克服雪地裡可能失溫的壓力。

跑進中國戈壁超馬賽終點前,陳彥誠將父親陳焜耀扛在肩上,如同小時候父親背著他。(陳彥誠提供)
跑進中國戈壁超馬賽終點前,陳彥誠將父親陳焜耀扛在肩上,如同小時候父親背著他。(陳彥誠提供)

2015年,父子征服完四大極地賽的隔年,當時34歲的陳彥誠突然接到陳焜耀發給全公司,標題為「籌備董事長交接典禮」的群組信,要員工將10月9日空出來,陳彥誠笑說:「他從來沒跟我討論(接班),我只好在信上回了幾個問號給他。」直到交接典禮的前半小時,陳彥誠忍不住緊張地問:「爸,你是玩真的還是假的?」

 
為了擴展事業,合隆第4代陳焜耀接班後勤跑全球業務。圖為中國合隆深圳廠。(陳彥誠提供)
為了擴展事業,合隆第4代陳焜耀接班後勤跑全球業務。圖為中國合隆深圳廠。(陳彥誠提供)

相較於台灣傳統產業目前多是7、80歲的老闆當家作主,現年63歲的陳焜耀,是極少數願意提前交班的經營者。

「彥誠從小就是溫暖的小太陽。」陳焜耀坦言,原本沒打算讓兒子那麼早接班,「我跟他一起跑超馬,在沙漠、南極這麼惡劣的環境他都生存下來了,還能幫助我、幫助隊友…跑步可以想很多事,當時我就想我是不是顧慮太多?現在不放手,什麼時候才要放手?」

「我父親是病危時交棒,我要趁手暖的時候幫助他。」陳焜耀回憶,交接典禮前,他只拍了拍兒子的肩膀,告訴他這一切當然是玩真的,而他也知道,未來這個肩膀將要承擔更多的重任。

陳彥誠(左)與父親、現任合隆總裁陳焜耀(右)是跑友,也是商場上的夥伴。
陳彥誠(左)與父親、現任合隆總裁陳焜耀(右)是跑友,也是商場上的夥伴。

34歲就接手百年企業的壓力不言可喻,但陳彥誠說:「我覺得不用去想這件事,接班以後我就是經營者,想自己是接班者這件事是零意義的;不要叫我接班者,我也不是第幾代的經營者,經營者就是經營者。」

 

創立於1908年的合隆毛廠,創辦人陳順風與姪兒陳聚水是福建移民,他們在船上聽人說回收羽毛的價格不錯,便開始收購羽毛至香港貿易。早年羽毛是屠宰鴨、鵝後的廢棄品,如同現在的資源回收業;進入日治時代,陳聚水嗅到需求,他成立羽毛工廠「合順行」,開始生產二戰軍用大衣。

第三代的陳雲溪接班後,在萬華企業化經營合隆毛廠,將羽毛原料出口至歐美市場。然而,1990年,娶有兩房妻子的陳雲溪突然罹癌過世,二房么子的陳焜耀不捨台灣祖業,便從兄長手中買下台灣合隆股份。

陳焜耀接班後縮編合隆國內7座工廠,僅剩桃園大園廠。(陳彥誠提供)
陳焜耀接班後縮編合隆國內7座工廠,僅剩桃園大園廠。(陳彥誠提供)

當時陳焜耀對外負債高達3億元,對內又面臨縮編國內彰化、台南等七座工廠、裁員一千多名員工後,離職員工低價搶食日本市場的壓力。

陳彥誠說:「我爸接班時祖父病危,祖父希望家族不能夠分裂,但我爸的說法是,當祖父昏迷時,家族成員就把我爸叫來,告訴他要怎麼分清楚,所以我父親把台灣合隆這一塊承接下來後,相當辛苦。」

為了擴展事業,陳焜耀讓妻子帶著2個兒子移民紐西蘭,他則全球跑透透收購羽毛、勤跑業務。1994年,憑著高品質的羽毛,合隆終於擊敗中國工廠的削價競爭,吸引美國紡織大廠Pillowtex注意,打開歐、美市場,業績開始轉虧為盈。

目前合隆的羽絨原料產量占全球6分之一,年營收一路成長至50億元,供應頂級羽絨服品牌Moncler、Canada goose羽絨原料。合隆台灣區經理鄭秉寰說:「我們的羽毛都經過三段清洗、烘乾,還要人工用鑷子挑揀雜質,加工後的羽毛不會殘留血水、雛毛與石頭,紡織廠的生產線才不會壞掉。」

陳焜耀(左)長年在海外打拚,難得與次子陳彥誌(中)、長子陳彥誠(右)同享天倫樂。(陳彥誠提供)
陳焜耀(左)長年在海外打拚,難得與次子陳彥誌(中)、長子陳彥誠(右)同享天倫樂。(陳彥誠提供)

父親的形象宛如超人,延續了家族企業的生命,2003年,陳彥誠進入合隆工作,沒有富五代的幸運,他先被父親丟到深圳、河南廠鍛鍊;2年後,父親要求他到冰天雪地的中國黑龍江杜爾伯特蒙古族自治縣設廠。

從紐西蘭小留學生到中國北大荒,黑龍江緯度高,長達半年時間處於冰封,蓋廠必須跟老天搶時間,陳焜耀說:「深圳廠是我蓋的,所以我讓他去黑龍江鍛鍊,我要求他夏天結束前一定要蓋好,不然土壤會結凍,沒想到他如期完成,還蓋出合隆在中國辦公室跟宿舍最舒適的廠,我真的很驚訝。」

由陳彥誠主導的黑龍江廠,短短半年就啟用生產,創下合隆最短的建廠紀錄,再隔2年,他又被派往日本,設立日本合隆株式會社。

2008年金融危機來襲,合隆毛廠也面臨成立百年最痛苦的考驗。當時合隆外有日本客戶跳票一千六百多萬美元,內有安徽廠中國廠長帶頭叛變,奪走生產機器設備與經營權,長年投資付諸流水,陳焜耀上法院討公道,邊談案情邊吞鎮定劑,但安徽廠最終沒回到合隆手中。

「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很多東西都很黑暗啊!」不願多談細節,說話口氣溫和的陳彥誠聲音裡沒有太多情緒,但他坦言:「用我爸的說法是:包括我、所有的台籍幹部都是連夜逃走。你很難說商業糾紛不會出事、不會有奇怪的事發生,畢竟我們是在別人的地盤上…」

或許是為了安慰父親,陳彥誠一句:「爸,世界那麼大,我們的格局不需要拘泥在這個地方。」陳焜耀決定放掉安徽廠,並加入兒子跑馬拉松的行列紓壓。

陳彥誠接任董事長後,也接手了父親陳焜耀的辦公室,不同的是,他辦公不坐在董事長的位子,反而在開會用的長桌上,條列式地擺上電腦、手機與咖啡。「理論上我應該坐在那裡。」陳彥誠指著皮質的沙發椅說:「但那個椅子跟人溝通比較辛苦,你講話要講得特別大聲。」

陳彥誠接班近2年,重整公司部門職權,讓員工動腦發現商機。圖中輸送管為合隆大園廠分毛機,可利用風速分類羽毛和羽絨。
陳彥誠接班近2年,重整公司部門職權,讓員工動腦發現商機。圖中輸送管為合隆大園廠分毛機,可利用風速分類羽毛和羽絨。

不只坐椅子有自己的想法,陳彥誠的辦公室除保留父親在位時的獎杯、藏書與照片,他的櫃子裡還藏著聲控娃娃與金色大佛頭套,話說到一半,他又「變出」一支絨毛玩具槌子,開玩笑地說:「這是要拿去打不聽話的員工。」

其實,七年級生的他,正力圖擺脫傳統產業,給人高壓、家族統治的印象。

36歲的陳彥誠(左2)與同事互動沒有距離,力圖擺脫傳統產業,給人高壓、家族統治的印象。
36歲的陳彥誠(左2)與同事互動沒有距離,力圖擺脫傳統產業,給人高壓、家族統治的印象。

與員工年紀相近的陳彥誠,和員工互動沒有太多距離,採訪時,他隨手拿起助理桌上的食物閒聊,轉頭又詢問剛從歐洲出差回來的同事業務情況,如同他曾穿著西裝、赤腳跑完台北馬拉松般,如何增加工作中的趣味性,並保有領導者的權威很重要。

相較陳焜耀凡事親力親為,至今仍要求員工撰寫每日工作報告的風格,陳彥誠儘管一度抗拒,但接班後仍維持這項傳統,陳彥誠說:「我父親是人格特質比較明顯的人,我跟他有點不一樣。」

譬如每年一月,合隆都會率團參加歐洲羽絨展,過去參展的思維是「人多好辦事」,但陳彥誠接班後,第一件事就是砍掉一半的參展人數,只帶能創造效益的菁英同行,「我爸很專注做羽絨,過去我花了一年時間,重新規劃公司結構,畢竟公司大了,容易恐龍化,我的工作就是讓各個部門發揮綜效。」

陳彥誠去 年自創品牌「合隆羽藏」,是全台唯一可依消費者需求,製作不同重量、暖度、提供不同羽絨選擇的客製化寢具品牌,他最引以為傲的是,推出一床四十萬元、世界最高等級的冰島雁鴨絨被等周邊產品,「將來還要在台灣成立研發中心。」

陳彥誠去年自創品牌「合隆羽藏」,是全台唯一可客製化的羽絨寢具品牌。

由前Burberry英國設計師設計的兩件式羽絨風衣,使用合隆羽絨,讓羽絨外套變時尚。

由前Burberry英國設計師設計的兩件式羽絨風衣,使用合隆羽絨,讓羽絨外套變時尚。

今年5月,陳彥誠與陳焜耀將挑戰美國海豹部隊的訓練基地─夏威夷火山馬拉松「Mauna to Mauna」,在平均標高2000到4000公尺的2座火山間奔馳,陳彥誠點開賽事影片笑說:「前2天高度就要攀升2000多公尺,看起來是蠻變態的。」

採訪結束,陳焜耀正好走進辦公室,我隨口問他:「董事長最近開始練習夏威夷跑步了嗎?」陳焜耀說:「哎呀!我都沒有時間練。」站在一旁的陳彥誠忍不住吐槽:「人家不是在問董事長嗎?」

只見陳焜耀一臉不好意思:「噢!sorry、sorry。」他不諱言,雖然已退居幕後,但還是放不下心,想幫兒子「看頭看尾」,不過他強調,「董事長只有一個,我是在旁邊幫助他的戰將,一個企業要強,一定要有強兵強將。」

如同父子齊心征戰極地馬拉松賽事,在商場的馬拉松上,陳彥誠已有最溫暖與強大的後盾。

羽絨加工流程

  1. 1. 原料(鴨、鵝羽絨毛)
  2. 2. 水洗、乾燥
  3. 3. 冷卻打砂(去除雜質、碎石)
  4. 4. 羽絨半成品
  5. 冷卻打砂(去除雜質、碎石)
  6.  
  7. 羽絨半成品

陳彥誠今年5月要和父親一起挑戰夏威夷火山馬拉松,一有空閒就練跑。

陳彥誠今年5月要和父親一起挑戰夏威夷火山馬拉松,一有空閒就練跑。

 

 

全文網址鏡傳媒 https://www.mirrormedia.mg/story/20170317bus001/

※ 合隆毛廠董事長專訪  系列報導

【合隆毛廠董事長專訪一】高顏值少年董仔  領軍百年企業向前衝

【合隆毛廠董事長專訪二】百年羽絨毛廠 從負債3億拼到年賺50億元

 

合隆羽藏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hoplion/

合隆羽藏寢具館 http://shop.hoplion.com.t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合隆毛廠-台灣百年羽絨寢具、羽絨衣著、保暖抗寒的健康專家

hoplion 合隆毛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